两通书序带您领略学者书法之美

吴玉如艺术馆 2018-06-19 16:40:20


  

吴玉如(1898-1982)



吴玉如艺术馆铜像


          吴玉如艺术馆微信平台开通以来,吸引了全国众多书法爱好者的关注,有的朋友将自己珍藏多年的吴玉如书法真迹、图片、影像资料亲自送到吴玉如艺术馆;有些朋友素不相识的朋友主动联系,添加链接,转发图文;有些朋友亲笔撰文,提供给“吴玉如艺术论坛”及“吴玉如艺术馆微信平台”.......北京联合大学诸天寅先生和浙江大学李文龙先生便是其中的两位热心学者。                                               



吴玉如给诸天寅的信


         吴玉如艺术馆微信平台的朋友,酷爱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不仅对吴玉如先生敬爱有加,而且对吴门弟子也是十分景仰 ,他们其中的很多人虽然没有机会受到吴玉如先生的亲炙,但是吴门书风已经对社会产生较大影响。  作为吴玉如先生的长子,吴小如先生便是当之无愧的传承人代表。                                              

     学者吴小如,本名吴同宝,1922年生于哈尔滨。提到“吴小如”名字的由来,很多人以为是子借父名,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这里有一则小故事。 

          吴小如的母亲是满族,姓富察氏,她的祖父 叫穆克登布,字少若,长期在江宁任候补道台,就定居南京了。李伯元在《官场现形记》第29回中,有一个人叫乌额拉布,就是此人。                                             

                                        

     吴小如六岁时就喜欢京剧,长大后又爱写京剧评论方面的文章,吴玉如非常反对儿子写非学术性文章,吴小如害怕父母知道内情,就假借母亲的祖父的字为笔名,因为使用长辈的名字是大不敬,所以吴玉如夫妇压根儿没有注意经常发表戏曲评论文章的“少若”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后来,吴玉如的朋友拿来“少若”的文章给吴玉如看,并得到了吴玉如的肯定,“少若”才现原形,对应地,“少”改为“小”,“若”改为“如”,吴同宝就成了吴小如。




“活到老学到老”的吴小如逝世前一周的读书照片



                                 


吴小如与学生诸天寅




逝世前一周,吴小如还在侃侃而谈

          (以上图片均由诸天寅先生提供)       

                                                  

    浙江大学药学院李文龙博士今天早晨将2016年3月26日在美国宾州匹兹堡完成的专稿发给了吴玉如艺术馆。                     



浙江大学药学院李文龙博士


两通书序带您领略学者书法之美

作者:浙江大学药学院李文龙

吴小如先生(1922.9.82014.5.11),生前为中央文史馆馆员,北京大学教授。先生幼承庭训,家学渊源,专攻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底蕴深厚,于诗词、联语、书法、戏剧有深赏。其书60余年。吴先生视书法为业余爱好,极少为“润笔”而创作。其作品既有法度,又见性情,不俗气,不匠气,品入晋唐之间。下文为吴先生为《启功联语墨迹》和《汉语成语源流大辞典》两书所做的书序,书序用文言写成,兼具集字圣教序和文征明行草笔意,内容形式高度统一,书卷气扑面而来,与当今充斥书坛的丑书恶札判若云泥。品味吴老的作品,有助于我们辨别香花毒草,自觉抵制江湖书家野狐禅式的忽悠,因借此微信平台发出,与诸同道共赏。


 

释文:一九五一年,仆应聘执教于燕京大学。未几即拜识元白先生。先生长仆十岁,谊在师友之间,而先生终始以挚友相待,仆终身不敢忘。彼时课余多暇,常与先生偕游隆福寺旧书肆。敝箧所藏黄晦闻着《蒹葭楼诗》,即先生所赠也。及十年浩劫近尾声,先生居小乘巷,仆与先生往还最密。每造谒先生,谈诗论艺,其乐无穷。其后先生乔迁北师大小红楼,事极繁而诣先生之门者日多,仆不忍以琐屑干扰,相见遂稀。然先生与仆约,或清晨即应召往,或彼此舍午休而快谈,藉以避不速之客。先生之笃于旧谊,于兹可见。先生晚年多病,仆亦以山妻久病自顾不暇,乃久不闻謦欬。先生不幸归道山,仆以十字挽先生曰:范世称三绝,垂辉映千春。三绝者,谓先生之诗书画并世无两。而先生手书之楹联,则诗与书之余事也。今北师大出版社广辑先生遗作楹联凡若干件,以为永久纪念。嘱仆以片言弁其端。仆仰先生盛德,又忝为五十余年前之旧友,不敢辞。然每执笔,辄泫然中辍,以先生之声音笑貌,时时萦回于心目之间,欲诉衷曲而无由也。今略忆往事,聊识微忱。至先生联语之工,法书之美,有手迹在,无烦缕。姑以为序。岁次丁亥清明吴小如谨撰。



                             元白先生(1912-2005)


 





释文:刘洁修先生编著《汉语成语考释词典》既蒇事,复于耄耋之年殚精竭虑,续成《汉语成语源流大辞典》。先生于是书,就古今典籍中凡汉语成语之传世者,倾全力广征博采,穷源竟委,上溯其本根,下析其枝脉,探幽抉微,钜微不遗;不独取材丰赡,抑且考订精审,诚今年学术界扛鼎之伟制。数年前曾公开付梓,惜有三不足焉。我国幅员辽阔,兄弟民族各具不同语言,有语言即有成语;书名不标汉语,则界画不清;而出版社于书名径删汉语二字,一不足也。先生此书稿本都七百万字,书成面世,仅馀六百万字左右,大非完书,而不足焉。未经作者同意,于成语具体内容随意删减,三不足也。今开明出版社乃悉据原稿慨允以繁简二体汉字分别出版,是真学术界之大幸,亦出版界极可贵之辉煌胜业。窃闻开明出版社之前身,为六十年前上海之开明书店。当时不避艰难,毅然印行朱丹九先生(起凤)之钜著《辞通》,泽被士林,蜚声学苑,至今传为盛事。今《汉语成语源流大辞典》之付梓,实远绍前修之美德流风,且造福于千秋百世。仆不惟为洁修先生庆,即开明出版社之壮举,亦当郑重表而出之。故不惮词费而略陈鄙见,是为序。公元二千零九年岁次乙丑闰五月吴小如谨撰。




刘洁修编著《汉语成语流源大辞典》


                                                   


Copyright © 华为手机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