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柔情】柳小瑛 | 风居住的街道

心在江湖 2018-06-19 12:19:57



风居住的街道

  在这条街道,风,不是一阵一阵的。风就居住在这里。

  风似乎在和老韩比赛,比谁更持久,比谁更执着,比谁更苍劲。

  老韩在冷风中坚守了一天,冷风在老韩的身边纠缠了一天。

  在这条街道,风无处不在。这条街道四通八达,很容易兜风,所以,它成了风的家。在风的家园,老韩没有任何理由驱风出境。

  在这条街道,老韩无时不在。老韩的家就在这条街道,老韩在这里摆摊设点练字作画。在老韩的家园,风当然没有任何理由逐老韩出道。

  无时不在的老韩和无处不在的风,成了一对不能分离的孪生体。

  所以,站立在风中的老韩,就像一根插入江心的石柱,四周被水包裹围困,身体时刻遭受风浪侵袭。

  四周楚歌,八面埋伏,像极了老韩的处境。

  但老韩不悲。老韩觉得自己是一根柱子,一根插入风的心脏的柱子。只要自己不倒,风就永远不会舒服。

  所以,老韩不哭也不叫,哭叫的是风。

  天色将暗,老韩终于将自己从风中拔出,撤兵回营。

  这一天,他没有败给风。他败给了时间。

  日暮苍山远。

  他不得不收拾招生牌,回家。

  天寒白屋贫。

  妻子秦月在家等待很久了。脸上却不露焦虑之色。

  饭菜一应俱全,只等下锅。

  秦月不急着去煮饭。秦月先为老韩沏了一杯热茶。

  老韩叹了一口气,地上多了一枚钉。

  老韩抿口茶,叹口气,说:“今天又守空了。”

  秦月安慰:“老头子,咱不着急。学生会有的。”

  老韩感慨:“社会风气如此,弘扬书法真难。”

  秦月说:“事因难能,所以可贵。不难,你老韩会去做?”

  老韩一笑,心里想,人生遇一知心人,胜似三春暖。

  秦月去煮饭,老韩对着四周墙壁出神。

  墙上贴满书画印刷品。苏东坡黄山谷,米元章梁任公,齐白石黄宾虹,风流百代,光照寒舍。

  老韩情不自禁,挥毫泼墨,一挥千里势拔五岳。

  秦月端饭进来,见老头子如此雅兴,于是脸颊生香,顾盼生辉。不禁啧啧称赞。

  老韩受此鼓舞,情致更浓,遂口占一联,落笔成文:

  云行水流,一张书案走龙蛇;夫唱妇随,两间寒舍发祥光。

  秦月高兴,但怕老头子意兴大发不可收拾,便沉下脸:“墨香是香,难道不如我的饭香?”

  老韩撂下毛笔,双手一搓,呵呵一笑:“哪能!哪能!”

  秦月见老韩撂下毛笔,没有洗手便去抓筷子,倒也不加劝阻,反正墨汁无毒,食之也香。

  粗茶淡饭,老韩吃着香甜。

  秦月说:“以后招生的事我去干,你一边上课一边看书写字,别再耽误时间了。”秦月边说边为老秦拿出酒。

  老韩说:“那哪行!你这身子经不起风。”

  秦月说:“你这身子,还不是风中历练的呀!”

  老韩呵呵一笑,一杯酒下肚。

  秦月说:“就这么定了,今后招生的事我包了,你只管上课。”

  老韩又一杯酒下肚,说:“我挺对不住你的。”

  秦月说,你又来了!

  老韩说:“你知道我要说啥?”

  秦月说:“你那点心事,我还不知道!有吃喝有住处就行了,要高楼大厦干什么!一辈子像个乌龟一样,背着债务,东奔西跑累死累活,图啥呀!”

  老韩说:“那你总得穿着像样吧?”

  秦月胳膊一抬,腿子一提,说:“我这不像样吗?我穿这身就最像样!咱不求品牌,那是装给别人看的!”

  “总之……”

  “总之你就什么也别说了!”秦月打断老韩的话,“我们居陋巷,食素食,自得其乐,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

  “可是这风?”老韩目光投向窗外。

  窗外,风吹落木,萧萧悲鸣。

  秦月起身,说:“公孙大娘善舞利器,舞姿动天下,吴道子观而悟书法之道。我不懂剑术,但略懂歌舞,可以为你助兴,你何不挥毫效吴道子神采风韵?”

  秦月年虽高而身犹轻,舞姿曼妙,体态若游龙。老韩豪情大发,老夫聊发少年狂,势如猛虎下云冈。

  窗外的风,嫉妒似的,嘶鸣着,叫嚣着,撕破一片窗纸,正待涌入。

  老韩夫妇玩得尽兴,欢笑不断,那风,被这欢笑声打得落荒而逃。

作者介绍

   柳小瑛,名若女,性乃男。80年,生新光。教学谋生,文字喜好,侠骨心肠,性情中人。尝求古仁人之心,埋首书海,乐而忘忧。在各级报刊发表小文数十篇,荣获小奖三五个。

  曾如此自励:如果非要成为什么家,那就首先应该成为一个思想家;如果可以讲很多话,那就应该最先讲真话;如果有一天我连话都说不成了,我就要用良心去坚持正义与真理。所以趁我还健康时,还有时间与精力去思考时,我就一定要写出我的思想。

心在江湖

xinzaijianghu666

QQ664103863

力推原创

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华为手机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