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忠兴(原创):寻觅那片乡愁

随州文艺 2018-06-19 16:18:41

关注随州文艺,关注诗和故乡!

寻觅那片乡愁

   

       无心学陶翁,却也爱丘山。不知从何时起,喜欢一个人行走在山水之间,找寻曾经的乡村记忆。如果可能,再拍些图片,码些文字,回味过去的乡愁味道儿,便也觉得岁月静好。



    早春,周日午后,阳光明媚。一个人带上相机,驱车向城郊山野中进发。车辆过涢水一桥,经金三角右行,便是去往山野必经的第一个陡坡--白云墩了。前行的山路开始起伏,路旁边的万亩松树生态林郁郁葱葱,偶尔枯黄的栎树点缀其间。这片生态林应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所种植,现在作为随州城区生态林得以保留。随州市创建全国森林城市,这片松林功不可没。二十年前,因在凉亭党总支工作,我们每天骑摩托车早去晚归,必走这条公路。记得当时最陡的,就是白云墩和南烟墩了。每次行走到这里,雨雪天气,经常会遇到河南过来的运煤的车辆在这里抛锚。司机对这两个狭窄陡急的山坡一片茫然。2004年前后,这条公路经过扩宽降坡,最高处降低五六米,趋于平缓,才成为现在的样子。过往车辆也不再提心吊胆了。



    翻过南烟墩,拐过一个长长的S形下坡,在路的内侧拐弯几处田埂上,长有几棵柿树。树龄应有几十年之久,树干粗大,树冠如盖。深秋时节,柿树的叶子已经掉落,金黄的柿子挂满枝头,总是招人驻足。如今的早春时节,阳光下,虬枝盘曲,也别有一番素雅之美。



    随公路前行,就到达七公里碑。这个地方是主公路与乡村公路的三叉路口,地名就叫七公里碑,以界碑命名。当年这里住有邻村的几户小贩,低矮的瓦房,出售一些烟酒百货,农用物资。如今已变成高大气派的别墅洋楼。经营起山庄酒店生意。



    沿通村路往山里走,便到达凉亭片区曾经的一所中学--西湾中学 ,又叫包家西湾,以当地包姓人氏居多而命名。如今变成几家私人四合院别墅。就在这样不起眼的山林中,曾经走出来不少县处级甚至厅局级领导。如果你足够幸运,遇到当年附近的村民,还能听他们讲当年的风火岁月。后来西湾中学因生源问题,不再办学。闲置下来的几排瓦房有城区来的个体老板前来种植过香菇,养过鸡,喂过牛,均因未能有很好起色而不了了之。



    通村公路再往前蜿蜒,路边便是两口堰塘相连。一只铝质小船静浮堰塘水面,一个用几根椴木合拢搭成的洗衣漂板静立水边,几只鸭子缓缓划过。这一静一动,构成绝美画面。我迅速捕捉到这难得的构图,掏出相机,将它们定格在记忆中。堰塘对面,依然是几户人家,只是曾经的低矮土瓦房如今已经是气派的红墙碧瓦四合院,掩映在青松翠竹中。山村中,行人并不多见。门口场地,几只柴鸡悠闲的散步,几只花猫黄狗躺在稻草堆处,享受慵懒的阳光。一头大水牛,守着初生的牛犊,昂着头,慢慢咀嚼,品味反刍的味道。村落前面,是两条山岗形成的山冲。几条弯弯的田埂将田地划分成梯级分布。地里冬季并没有种植小麦。枯黄的稻茬间不经意会冒出新绿,那是田野中杂草捎来的春天的气息。田沟中积有少量山溪雨水,清澈见底。几只小鱼秧快意的游动。但愿雨季到来,能带它们去向远方。



    随山路起伏前行,即到达曾经工作时的驻队村--毛家棚村。现在的毛家棚村是在以前的毛家棚村和泉水冲村的基础上合并而成的。因毛家棚地名历史久远,最后合并时,沿用了毛家棚村的地名。毛家棚街还在,穿街而过的泥泞道路已经被水泥路面取代。曾经的破旧平房已经换成高大楼房。那条青石垒成的石孔桥,后来才知道又叫军民桥,当年曾经走过抗金队伍。桥下流水潺潺,依然在诉说着历史的沧桑。随泉水而下的一条山冲,被前来投资的老板流转种植上千亩莲藕。夏天来此,可以欣赏到“雨润荷叶碧,风吹十里香”的美景。
    


    山回路转,走过前方的响水桥村,便走出了这一片城郊山野。回城的路上,沐着温凉的春风,闻着阵阵的松涛,思绪万千。繁闹的都市边,有此一方净土,还能找寻到记忆中的乡愁,便也是极好的了。


 开放 ◆ 包容 ◆质朴 ◆ 走心     

 这里就是你要的诗和远方    


《编钟》、《文峰塔》、《烈山湖》杂志、《曾都新闻周刊》副刊选稿基地

       只接受邮箱投稿:

 杜鹃:515806270@qq.com

 雪小梅: 358742825@qq.com


Copyright © 华为手机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