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弟弟的同城生活

淡墨春秋 2018-06-19 16:53:33


   我和弟弟生活在同一城市十余年了。

   我是白领,他是领子白。

我高中毕业被淘汰后,混进部队充了头大尾巴蛆,没干一点阴谋勾当,竟然弄上了四个兜的衣服穿,爬了几个台阶后感觉力不从心,索性退而求其次来了个战略性转移,钻进政府机关充当人民的奸细。银子有保障,医疗有保障,老了也有人管,生活基本无后顾之忧。

上班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有电脑,有电话,冬天有暖气,夏天没空调(呵呵,俺这地儿夏天号称“无扇之城”,所以就了)。每天八小时工作制,不忙不累。更多时候,上网看看新闻,浏览一下报纸大标题,喝喝茶和同事们扯扯淡,一天就打发过去了。每年有三周的休假时间,工资照发。有事可请假,没事可适当开开小差。夏天热不着,冬天冻不着,雨淋不着,风吹不着,工作不脏,银子不拖发。

但我还是爱发发心理不平衡的牢骚,单位弱势,谁都能欺负,清水衙门,没灰色收入;物价飞涨,银子不多发;领导不用,升职没希望;没有权力,得不到实惠;领导胆小,不组织考察;福利太少,社会不公平,贪污腐败,自己没机会等等。

弟弟上了个卫校,却没有穿上真正的白大褂。结婚后搭了个末班车来到我所在的城市。在饭店学过徒,在建筑工地和过灰,当过装卸工,摆过地摊,骑三轮车被城管追过,被交警查过,每每遇到这事,都少不了要我帮忙划拉划拉。

他小我五岁,可别人总把他当我哥。后来,他和爱人在城乡结合部开了一家小餐点,卖早晚点,主要服务对象是在城里干活的民工,做小生意的商贩。由于价格便宜,童叟无欺,所以回头客多,这样他的生活才算相对稳定下来。我下了班或是节假日,常过去转转,有时看他忙,就帮他洗洗碗,收拾一下,可他说,这活不是你干的,不让我管。他一年四季不歇着,周六周日更忙。夏天在炉子上烙饼,热得汗流浃背;冬天手抓着冷面,把手都冻肿了,手指无法弯,可他一直那么干着,很少让牢骚飞一会儿,总想着如何把生意做得更好,多挣钱养家。

他常穿一件白大褂,所以我称他为领子白。

我每天早上6点钟半起床,洗把脸,就和老婆一起去公园锻炼身体,然后或在家,或在外面吃点饭,就去上班。下午6点下班,吃过晚饭,和老婆一起出去溜河道逛公园,然后回家或上网,或看电视,或看书,十点多钟卧床乎乎了。生活很规律,很注重保养身体,定期到医院检查身体。总怕累着,总怕“三高”不打招呼就闯进家门。

弟弟每天早上不用周扒皮叫就自动起床,和面、做汤、磨豆浆、收拾炉火、打扫卫生,一直忙到早上六点左右,有人来吃饭,他就给人家盛,不管大人小孩,不管老头老婆,不管小商小贩,不管本地外地,都得听从人家使唤。一般到上午九点多,收拾收拾,或吃点卖剩饭,或煮包方便面,然后急忙去市场进货。中午小迷一会,下午四点多再开始上套,一直到晚上九点多才可解套,即便如此,睡觉一般都在十一二点。他的生活也很规律,就是时间太长,太忙太累。他有时说,身体有点受不了,可他从来没去检查过身体,小病拖大病扛,连药都舍不得吃,还说这样可以增强抵抗力。我劝他改行,他说再干几年吧,现在生意还不错。

我买菜是想吃啥买啥,流行什么衣服买什么衣服,家里水果没断过。他到我家,让他吃水果,他总说不喜欢吃。我人和户口都在城市,是地道的城市人,把城市当自己的家。我每月工资基本都花光,总感觉还不够。虽然生活得很轻闲,但却很不知足,总感觉挣钱太少,职位太低,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

我弟弟买菜是啥便宜买啥,什么衣服耐穿买什么衣服,几乎没买过水果。他在这里没有一个真正的家。他所挣的钱几乎都攒起来了。他要买房子,要供孩子上学,还要应付各种意外情况等,他人在城市,心在老家,总想着挣了钱回那个农村的家。他虽然生活得很辛苦,可他很满足,他说在这里比在家种地收入高多了。

我总感觉自己能力太小,帮不了他,让他吃苦受累,亏欠他太多。他却总是说,没有我他走不出来,现在已很好。

我们是亲兄弟,来自同一个地方,又在同一个城市,可差别竟这么大。

将来呢,能坐在一起喝一杯咖啡吗?

 


Copyright © 华为手机价格交流组@2017